加入收藏 | 阅读历史 | 登录/书架

古代中长篇小说作者是林隽、贾敏、林如海、黛玉、凤姐 红楼之林家废柴全集完整版在线阅读

时间:2019-12-24 07:01 /全本职场 / 编辑:东方煜
主角叫林隽,贾敏,林如海,黛玉,凤姐的小说叫《红楼之林家废柴》,本小说的作者是唯珎最新写的一本全本职场类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林隽说得轻描淡写,林如海却暗暗诧异,而宋灼然则是眼
《红楼之林家废柴》第43部分

林隽说得轻描淡写,林如海却暗暗诧异,而宋灼然则是眼放精光。

林隽并不崇洋媚外,也知如今天朝仍是为西方所忌惮,但长久闭关锁国,终究落后挨打,他觉得取其长,避其短,即使小觑外国蛮夷,也应该知己知彼,方不致皇朝末年被西方列强联军攻打国门,如入无之境。

想起百年屈辱,林隽只觉得热血涌动。

宋灼然忽然问道,“为何读书,”

林隽一怔,知道宋灼然考校他,心想别先考校方收徒,他却颠倒过来,不觉好笑,忖度再三,方答道:“读书、明理、做

既不花团锦簇,也不好高骛远。

宋灼然听后,面上却浮现一丝赞赏之意,倘若林隽回答的是什么济世救民,他看来就是太过浮夸了,这样中规中矩,正合他意。

林如海悄悄松了一口气,林隽吟诗作词并无天赋,好歹平常的见识还算高些。

既收林隽为徒,必然是要久住扬州,黛玉欣喜于弟弟的前程,见过几位教养嬷嬷和保姆后,命安置,又忙命收拾东跨院与宋灼然居住,虽然宋灼然带了十几个仆从,但都是亲兵小厮,余者大小丫头仆妇等便由黛玉配齐。

黛玉又对林隽道:“已进深冬,咱们家冬季的衣裳早上季做出来了,只是宋先生来得晚,才取了料子,带裁缝去给宋先生量身,好赶制出来,以免冻着

现今李先生只教章盛一个,偶有黛玉和宝珠隔帘上课,独有林隽郑重其事地行了拜师礼,叩首奉茶,故此现今跟着宋灼然单学,朝夕相对,转眼间便已一月有余。

林隽逗了弟弟一番,笑道:“记着了,等今日下课就叫裁缝给师父量身

黛玉嗯了一声,又道:“宋先生待倒好,瞧拿来的外国物事里,有许多厚实的料子,有一匹鸦青羽缎极好,又避雪,因此先叫配上天马皮,给宋先生赶制了一件大氅,今日下了几点雪珠儿,去上课时给先生送去

林隽一一答应下来,瞥了一眼床上叠好的大氅,缝工绣艺皆极精巧。

黛玉交代完事情,又问手炉齐备了不曾,墨汁是否结冰,银霜炭够不够,又问屋里点的香好不好,又叫茉莉取了两瓶明前龙井让他送给宋灼然吃。

宋灼然见了衣裳茶叶,收下道:“难为姐姐小小年纪,想得如此周全

林隽得意道:“姐姐自是极好的

宋灼然看他一眼,道:“常听汝父提起,令姐天资聪慧,无能及,怎么不学一些灵性儿来?亏得还是的弟子,只会做两首打油诗,没有半点精巧

林隽嘻嘻一笑,道:“济世安民之道可不要这些虚名,懂得自然是锦上添花,不懂也称不上什么十恶不赦

宋灼然点头叹道:“这话倒是

说着笑容一敛,并没有拿书,摩挲着手炉对林隽道:“今儿不教琴棋书画这些风雅消遣之物,只是小道尔,且跟说说外头的民生罢。正如说,做官不是看文章好坏,端的瞧着是否有爱民之心,是否能深入民间,了解百姓疾苦。倘若才高八斗,却只知逢迎媚上,搜刮民脂民膏,便是有才也是末流

林隽一愣,肃然以待。

宋灼然叫小厮沏了茶上来,眼前茶香脉脉,道:“别只道游山玩水,肆意妄为,却不知看尽了官场民生百态,心中忧患实多。先前几个学生,虽是文武兼备,却均朝中汲汲营营,逐名夺利而漠视民生,倒真合了那表兄传出来的话

见他脸上闪过一次讽刺,林隽心中一动,顺口道:“不过是沽名钓誉的国贼禄鬼之流?”

国贼,损国之。禄鬼,利欲熏心贪求官禄之。

宝玉言语虽偶有不当,却也颇有道理。

讽刺过后,宋灼然眼里闪过痛惜之色,道:“瞧来表兄远京都,名声却传到这里来了。不错,真真是沽名钓誉!心难测,非所能左右。怕是不知,还有两位师兄,为官三载,敛财数十万两,乃是被进言而落乌纱,锒铛入狱

林隽出乎意料地平静,他本就听林如海说过宋灼然的所作所为,当时语气十分敬佩,言他可谓铁面无私,遂笑道:“罪有应得而已

心下对于宋灼然添了三分敬重。

宋灼然哑然一笑,降低声音,自嘲道:“少年时意气风发,恃才傲物,只想做一番大事,狠狠摔了几个跟头才知道,与表兄交好,早就卷入夺嫡风波中,即便表兄登基,也不可能再入朝为官了

一点惊讶浮现眉头,林隽问道:“师父不是圣的知己好友么?怎么不可能入朝为官?”

宋灼然冷冷一笑,道:“倘若是寒门学子,那些文官员根本不会上书进言说什么避父讳!与其说是文相轻,不如说是因与圣交好,一旦高中,为清流之首,诸皇子忌惮异常,方策划了这一场口诛笔伐的事情来!圣登基后,妹妹进宫封了贵妃,为防外戚坐大,就不能入朝手掌实权了。若他当真有意,怎会封爵赏禄,而不提入朝?”

这件事林隽已从父亲口知道了一些,到底没有宋灼然自己说得惊心动魄,心高气傲之,不能一展抱负,再高的爵位再厚的俸禄又有何用?

林隽低声道:“狡兔死走狗烹,师父如此,也不失为明哲保身

宋灼然长叹,道:“不错,虽然如此,到底心有不平。老祖父当年位高权重,乃是辅臣之一,深为先帝所忌惮,老父也是才高八斗,名满天下,不料先帝招老父为驸马,一为驸马,便失为官之路,只得安享富贵,庸庸碌碌。原想不托祖荫而活,自小寒窗苦读,却哪知之抱负于当今而言,亦全然不及皇位的冰山一角

他呷了一口茶,瞅着林隽道:“相处月余,倒是万分合的脾气。现今还小,也罢了,等再大几岁,不妨跟四处走走见识见识,读万卷书,不如行万里路。眼下百姓安居乐业,一派盛世太平景象,却不知底下忧患重重

林隽听了,眼前一亮,随即接口道:“平常邸报也看过,果然如师父所言。京城里繁花似锦,一片祥和,却有东北白山黑水之间的满鞑子虎视眈眈,无时无刻不想打进关中,西南蛮夷骚扰云南边境,东海倭寇掠夺百姓,再有西北回纥作乱,可谓是狼烟四起

宋灼然起先只是听着,越听越是惊讶,最后拍案叫绝,道:“就说,没白收这个徒儿!果然,果然如此!小小年纪,怕比大看得都明白

林隽笑得甚是腼腆,道:“只是看过邸报有所得罢了

“有所得三字用得极妙,这般年纪,有几如此?”宋灼然大加赞叹,微一点头,愈发有心教好林隽,以免重蹈前几名弟子之覆辙,他先头六个弟子,都是十余岁拜入门下,性子已成,难以更改,待得为官作宰,便违了他素日的教导之道,痛极!憾甚!

今日过后,宋灼然教导林隽不拘泥读书科举,不止琴棋书画,诗词歌赋,而是常常拿着外面的消息和邸报与他高谈阔论,教他为官爱民之道。

林隽料想自己为官作宰乃是唯一的出路,又得担负起林家重担,一改先前得过且过的心态,不再以科举晋身为目标,反而学起诸般杂学,包括水利农事。从宋灼然嘴里,他更加明白世家子弟出仕,实容易得很,虽说科举晋身名正言顺,可是真正能考上进士的大多上了年纪,有的甚至白发苍苍,彼时精力减少,哪有功夫济世安民?

宋灼然见他用心,而且全然明白自己所教,愈发重视于他,几乎算是倾囊传授。

黛玉见林隽每日忙个不停,竟连停留后院的功夫都没有了,又是欣慰,又是担忧,日日安排厨娘做许多药膳补品给他和宋灼然,又把林秀抱到自己房里,以免打扰他。

宋灼然捧着黛玉打发才送来的补汤,喝得兴高采烈,点头道:“姐姐果然有心,虽是平常补品,味儿倒比家喝的御厨做的八珍汤还好

寒冬腊月,冰雪日深,屋里烧着熏笼,着实暖和。

林隽解下大氅,大口喝着,听了宋灼然的话,笑道:“那些东西精雕细琢太过,终究失了原汁原味。别瞧姐姐平常吃的不多,胃口可挑着呢!但凡有一点儿不好,她就不吃

宋灼然道:“这话倒有意思

喝完汤,洗漱完毕,宋灼然开始检查他的功课,偶有缺处,都一一指出道明。

林隽亦他喝完汤的时候放下了碗,命撤下,然后站立身边恭敬听着。

(43 / 94)
红楼之林家废柴

红楼之林家废柴

作者:唯珎 类型:全本职场 完结: 否

还没等他想清楚发生了什么事,一个粉嫩嫩娇滴滴水灵灵的小女孩儿就扑了过来,裹着大红锦缎滚白毛的小斗篷,粉妆玉琢的小脸上满是喜悦,摘下雪帽后林隽才看到她头上周围剃得精光,只余顶心胎发,扎着小辫儿,“弟弟醒了,妈妈,弟弟醒了!” 她一面说话,一面小大人样地给林隽掖了掖被子,“弟弟好好养着,吃了药就会好了 这一口吴侬软语轻柔娇糯,但林隽根本听不懂,满目茫然以待。 在现代社会,江南...

★★★★★
作品打分作品详情
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