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 | 阅读历史 | 登录/书架

问天遗录已完结版全文阅读 问天遗录/决名子

时间:2019-10-12 09:31 /全本科幻 / 编辑:黎落
主角是沈不空,楼子萱,苏奴儿的小说叫《问天遗录》,它的作者是决名子所编写的古代全本科幻风格的小说,内容主要讲述:沈不空调转马头,沿江而上,但是追兵却是越来越近了。

问天遗录

推荐指数:10分

《问天遗录》在线阅读

《问天遗录》第13部分

沈不空调转马头,沿江而上,但是追兵却是越来越近了。沈不空顾不了一切,只知狂奔,但是就在他低着头甩鞭的时候,耳边呼啸几声,几支黑漆漆的箭簇擦着他的头皮而过,沈不空暗暗心惊,马缰抓的也更紧了,但是跑着跑着,他发现马速竟然越来越慢了。一回头,马臀上插了好几支箭支,而且深入皮肉,难怪了。沈不空忍不住叫苦不迭,此刻真是无处可去了,旁边是深不见底的澜江,后面是杀气汹汹的追兵,坐骑也受了箭伤,支持不了多久。

奔了一会儿,这匹马儿终于力竭,双膝一跪,倒地口吐鲜血,痉挛不已。沈不空从马上跌下,五脏仿佛都移了位,很快那群追兵就追上来了,将沈不空堵在江边,沈不空背倚着死马冷冷的注视着他们,这一群人围上来了之后,也没有多言,立马就有几个人下马,前来捉沈不空,沈不空的脚被崴伤了,不能动,只能一点一点往后蹭,眼看他们越来越近,沈不空往后望了望,眼色一闭,仿佛决定了什么一样,就在那群内卫要踏进沈不空五步之内的时候,沈不空咬着牙,拼尽最后一丝气力,扑进了波涛汹涌的澜江之中。

一个内卫看到沈不空扑进澜江,也一下子扑了过来,但是只是抓住了沈不空的一个衣角,沈不空还是如同一颗渺小的蒿草一般被卷进了激流之中,所有追捕的人一起围上来,愣愣的看着刚刚发生的一切,然后面面相觑。

☆、第四十八章 沈不空呀,沈不空

连国宣紫宫沈赫谦的寝居中,沈赫谦正在处理一些政务,自沈辟易身故以后,沈承麟被拘禁以后,宫中嫡系的世子就他一人,这些政务也自然落到了他的头上,不过他似乎颇为享受这种大权在握,日理万机的感觉。而且他掌权以后,似乎所有的人看他的目光也变了不少,以前是恭敬,而现在则带有敬畏,沈赫谦想到这里,嘴角微微现出弧线,但却是冷笑。

就在沈赫谦微微走神的时候,门口传来四声敲门声,宫中奴想奏明主子的时候,一般都是直接高声通报,这几下敲门声显示了来人的不简单。沈赫谦回过神来,道:“进来”,从屋外进来一人,服饰不是宫中的样式,而且他面对沈赫谦也没有宫中奴才的那种谄媚,而是很严谨恭肃的样子,来人进门之后很自然的关了门。

沈赫谦看着来的人道:“交待的事办得怎么样了”,那个人脸色微微变了一下,犹豫了一小会,但终究还是禀道:“我已经碰上了沈不空,而且与之交了手,差一点就了解了他,但是不知从哪里冒出一批不知身份的人,在最后关头扰乱了我,将沈不空劫走了”,沈赫谦一听,将手中的茶杯往桌上一磕,惊然道:“什么,让沈不空跑了”,那个人低垂着头,道:“是的”。

沈赫谦微微愠怒,吼问道:“你们是怎么做事的,杀一个人还这么不利索,而且还是在连国境内伏杀”,底下的人没有出言为自己辩解,而是沉默的站在那里。沈赫谦站起身来,在书房中来回的踱步,踱了一会儿。沈赫谦又询问道:“那你们是否查出来,截下沈不空的这群人是来自何方”,那人抬起头:“属下派人尾随跟踪,一直到了正国的国境时,被他们察觉,所以也就无法跟踪下去了,属下预估很可能就是正国将其掳走的”。

沈赫谦自言自语的轻声喃道:“正国,正国怎知沈不空的行踪呢?”仔细推敲了一番,还是捋不清思路,沈赫谦心里也在祈祷,慕容霸能解决了沈不空。但是愿想归愿想,实质的事还是要做的,沈赫谦道:“给我派遣密探深入正国,若有任何风吹草动,火速禀报于我,尤其要注意留意关于沈不空的讯息”,停顿了一下,沈赫谦仿佛狠下心一般道:“若是遇见沈不空,仍旧格杀勿论”,那个人道了声“喏”后,就无声的退出了书房。

沈赫谦对着窗外,心里波涛翻涌,他像是对着远方的某人在喃喃而语:“二哥,自古一将功成万骨枯,帝王公侯亦然。你我虽是手足,但这事关连国与我的长远,也休怪三弟我心狠手辣了”,这时一阵风沿着窗隙和门缝钻进来,一下子吹灭了桌上的灯火,沈赫谦的一张面容在黑暗中晦暗不明,若隐若现。

善氏封地南境,静海郡,风屿。海风微微的浮动着,将一缕缕咸湿的气息送上岸来,纵目而望,海滩边一望无际的白沙,湛蓝的海水如流动的宝石一般在阳光下反射出耀眼的光芒,偶尔几只海鸟掠过,将这天地一切衬托的更加安详与和谐。远处一艘渔船在还算“平静”的波浪中慢慢划行,一点点的靠近陆地,船头坐着一个脸色仍显稚嫩的小渔夫,抬着头望着远方天与海的相接之处。

就在他们逐渐接近停泊的港口时,不远处飘荡的一个“东西”吸引了小渔夫的注意,他灵活的跳下船,往哪个“东西”跑去,接近一看,果然是个人,脸色苍白,双眼紧闭。小渔夫探了一下他的鼻息,若有若无,但至少有一息尚存,他转头朝着渔船高喊道:“阿爸,这里有一个重伤而且溺水的人,还没有断气,快来救一下他吧”。

话音未落,船舱中立刻有一个人钻出,这个人的脸以及手脚都带着海风磨砺过后的沧桑感,他一听到呼救,赶紧抛下手中的东西,朝着这边奔来,一看到沈不空也惊了一跳,但刻不容缓,他经过一些简单的处理,然后果断的背着这个命悬一线的人往着渔村而去。

隔日,刺眼的光芒透过低矮的窗檐射进沈不空的眼里,他捂着晕沉沉的脑袋缓缓醒来,刚想坐起来,但是脚踝处传来一阵疼痛,令他又趴了下来,他调整了一下,慢慢的扶着墙壁坐起来。沈不空环顾一下四周,陌生的环境,陌生的气息,还有陌生的海风味,他理了一下思绪,只记得跳江的那一刻,后面所有的经过他都想不起来了。

“不对,海风,难道我漂到海边来了,难道我漂了如此的远吗”,沈不空自思道。他再次环顾了一下四周,屋子做的很严密,无法外观屋外的场景,沈不空急切的想挣扎起来看一看外面的景象。但此刻力气一下用的大了,内的外的,大的小的伤痛一起作用起来,疼的他直接从卧处滚落在地。

沈不空咬牙挺了一下,但还是忍不住呻吟了几声,隔壁似乎有人听见了声音,急忙奔进来一位女子,一看到沈不空躺在地上,立刻去搀扶他,好在沈不空身躯不算高壮,而且值此大病,孱弱的如女儿身一般,扶的人很轻松就将他扶到了榻上。

沈不空打量了眼前这个女子,容貌不算倾国倾城,但还算清秀怡人,尤其是一双眸子灵动不可方物,只是细看的她的一双手,虽然匀称有致,但是还是微显粗粝,而且他的衣衫简朴,很明显是平常人家。那名女子看着沈不空,倒也落落大方道:“我叫归云燕,救你的是我的弟弟归云虎和我阿爸,你身体内外伤都很严重,不宜落地行走,还是在这里调养几日再说吧”,沈不空点点头,报之一笑,而后道:“感谢阁下一家的救命之恩,我令毅断感激不尽。呃,请问归姑娘,我现在身处何地呀”。

归云燕见到沈不空谈吐有礼,而且气度从容,感觉此人不简单,初次见面,虽有蒙救之恩,但也不好过多询问对方来历。归云燕回道:“这是善氏封地南,静海郡。令公子又是哪里的人呢”,沈不空暗暗心惊,自己竟然沿着澜江出海飘到了善氏南境了,他愣了一下神,而后才回答:“我是正国的人士,一日在澜江边骑马,马儿不知为何受惊,不小心将我抛到了这澜江之中,我不识水性,于是随波而流,竟然被带到这里”,归云燕一听颇为惊奇,同时也被沈不空的的大难不死所感叹。

☆、第四十九章 生之悻然

就在沈不空与归云燕交谈的时候,屋外传来了几声动静,接着就有人的谈论声传来,归云燕脸脸上立刻泛起了笑意,对沈不空道:“估计是阿爸与云虎出海回来了,你歇息一下,我去给你盛点鱼汤,你好久没进食了,想必饿狠了”,说着就退出了卧室。

很快,归云燕就端着热气腾腾的鱼汤进来了,随行的还有归云虎和他的阿爸,两人进来以后,沈不空立即想要起身感谢他们,他们只是善意的笑了一下,阻止了沈不空的大礼。归云虎很是好奇的打量着比他大不了多少的年轻人,很是惊叹沈不空能在这样九死一生的状况下生还。

归云燕端着鱼汤坐到沈不空的旁边,沈不空闻着香气*人的鱼汤,一时全身的伤痛也冲淡了不少,只剩下满腹的饥饿。归云燕见沈不空还很虚弱,于是一点点的喂给他,沈不空没有推拒,而是很大方的一点点抿着鱼汤。就在沈不空喝鱼汤的时候,归云燕将刚才沈不空说的的经历向归云虎父子诉说了,听完沈不空的惊险经历,他们俩再一次被沈不空所惊到,历经这样的劫难还能幸还,这个年轻人身上到底蕴藏着多少生与死的考验呀。

喝完鱼汤以后,归云燕就出去忙其它的事去了。沈不空和他们聊了一会儿,交谈中充满了叹然,尤其是归云虎,从小没出过渔村的他对于沈不空的经历真是充满了好奇,不时地问这问那,沈不空省略了其中一些不足为外人道的关节,大致跟他们讲述了一些他在北荒上和中州的经历,但饶是这样还是令归云虎很惊叹了,看着沈不空的眼神都充满了崇敬,归云虎的阿爸则是沉稳一些,问了一下沈不空失踪后可能带来的问题,沈不空心里的很感激,但口中还是为了稳妥,含糊的应对了过去。

休息调养了几日以后,沈不空终于恢复了一些,虽然没有完全康复,但是借着其他的支柱也能勉强下地行走了。沈不空待在这一隅之地,也待得有点烦闷了。他谢绝了归云燕的搀扶,独自一人往着屋外的海边而去。

此时正值傍晚时分,太阳正慢慢西坠,天际的彩霞像华丽的缎子一样瑰丽多姿,海水璀璨出耀眼的光芒,柔柔的海风拂面,心里也生发了无尽的安宁。连国地处中州内陆,从未与海谋面的他此刻见到海除了震惊就是震惊,沈不空深吸了一口气,一股咸咸的海的气息涌进身体的每一个缝隙中,身体积聚多日的沉疴崩解,令沈不空精神顿清,就连胸中积聚的的阴霾也散了不少。

沈不空寻了一个树靠着坐下,口中忍不住诵道:“夫天地者,万物之逆旅;光阴者,百代之过客。而浮生若梦,为欢几何?”这是一部古诗籍中记载的,现下对应沈不空的心境,最是贴切不过了,一想到沈辟易的死,霍洛里的死,那些他经历过的生死场面,小小年龄的他不禁有种疲倦的苍老感,如今飘泊异乡,所有相识的人都天各一方,心中更是怆然。

一阵猛烈的海风突然刮过,灌得沈不空咳嗽不停。就在这时,一个老渔夫似乎看到了沈不空这个奇怪的人,很自然的走了过来,沈不空正在低头咳嗽中,那名老渔夫坐到了沈不空的旁边,抚了一下沈不空的背,沈不空一惊,抬起头来,但看到这个慈祥的渔夫面容,他的警觉心也慢慢的放松了下来。

老渔夫挽着袖子,一身装束也洗的发白,脸上带着历经千涛万浪的风霜痕迹,一双手粗糙的仿若露出海面的礁石一般。渔夫见沈不空不咳嗽了,于是放下了手,对着沈不空道:“年轻人,你不是海上的人吧”,沈不空不懂海上的人是什么意思,但估计说的是在海上穿风过浪的渔民吧,于是摇了摇头。

老渔夫脸上泛起安详的笑容,一副了然于胸的样子,而后自言自语道:“不是海上人好呀,不用在海里用命夺食”,沈不空听到他的这一番言语,对老渔夫的兴趣也浓了很多。于是开口反驳道:“每天乘风而起,乘风而归,无须过多的在意它事,闲时坐看潮起潮落,人生如此也很顺意了”,老渔夫仍然是一副慈祥的样子,道:“海不是什么时候都如此刻一般平静的,若是它发起怒来,连老天都惧它几分,可渔民无论什么时候是要向它讨生活的,它怒或是静,我们都要出海的,这就是渔夫的命,由不得自己的”。

这些话从老渔夫的嘴里淡淡的冒出来,却像翻天巨浪一样拍在了沈不空的思绪上,每个人都是这天与地之间棋盘上的一颗子,即使你身陷囹吾,也是一种造化,但你却始终脱不出这局棋的,有些事你不去面对,但是宿命里它迟早要与你相遇相结,有些事你用尽所有的执念和努力去追求,他终究还是会如指间沙一般在不经意间悄然逝去。

联系一下眼下的处境,沈不空有些厌世的心重新燃起了希望的火焰,既然注定是一颗天地间的棋子,那为什么不做那颗决定棋局的棋眼呢。沈不空强撑着这具病体,站了起来,望着停满渔船的风屿望去,嘴里也不知是说给老渔夫听的,还是勉励自己的,“即使是劈惊斩浪的巨舟,也有带伤归港休养的那一刻,但是这不代表它不会再出海了,人生纵然多难多折,但是没有这些千辛万苦,如何懂得生之悻然呀”。

说完这句后,沈不空的脊梁挺的很直,仿佛全身的伤痛都没有了一样,他的神情也如誓死的战士一般桀骜。老渔夫对这个年轻人点了点头,不知是赞同还是赞赏。沈不空一拐一拐的向着渔村而去,只留给了一个弱小但却坚定的背影于老渔夫,老渔夫笑容和煦的看着沈不空远去,直到沈不空渐渐消失了,老渔夫才转过头来,望着天际最后一丝晚霞,而后闭上了眼,静静的倾听潮水拍打海岸的声音。

☆、第五十章 出海险遇

在渔村归氏一家中,沈不空一心调养,也没有过多的关心时间,当他随口一问归云燕时,才知道此时已是接近三月月末了,沈不空有些讶然,想不到这一番际遇之后,竟然过去了这么多的时光,不知中州又发生了多少的变迁,连国现况又如何了,苏奴儿等人是否逃出了正国王宫,只是他身上的伤还未完全痊愈,不能去打听一番。

又经过了一个月的时光,沈不空才终于大体无碍了。下地行走自是很轻松了,两个月之久的休养,令他的骨头仿佛锈蚀了一般,完全无所依凭在地上行走,竟然感觉有一种莫名的喜悦之情。

沈不空简单的活动了一下筋骨,才终于找到这具身体的归属感,归云燕将一份事物交到沈不空的手中,沈不空才想起自己是携带着一些东西的,这些事物很简单,一份包裹,一把短刀,短刀就是那把从未离身的“断水”,而包裹中除了一些金铢以外,就是一颗龙涎珠,不过这个龙涎珠为了不引人注意,特意用精铜做成的封壳裹起来来了,如果单看的话,只是一颗纹饰比较精致复杂的普通铜珠而已,需用之时须用特殊之法解封,不过此时沈不空现在不急着用它。

沈不空抽出断水刀,虽然这把刀在水中浸泡很久,但是没有一点锈蚀的痕迹,仍是寒气*人。查看了这些普通物事以后,沈不空小心翼翼的从胸口抽出一个折叠的小东西,原本严肃的一张脸也变得温柔起来,这个小东西就是沈不空与苏奴儿贴身携带的两心知秘劫符,沈不空将其缓缓展开,好在这秘劫符是用不凡之物绘制的,虽然经过了江水与海水的洗刷,还是保存完好,就连上面的云纹都没有散开,而且盯着它看,你会觉得纹路之间有小小的流光闪过,这说明持符的另一人仍然存在于世,沈不空将符箓贴在眉头,庆幸她的安好。

就在沈不空拿着这些事物的时候,归云虎不知什么时候闯了进来,他兴奋的道:“令大哥,我们这次要前往一个新的海域,这个海域离岸更远,海里也有更多稀奇古怪的鱼儿,要不然,你跟我们一起去吧”,沈不空将秘劫符小心折叠如原样,然后置于胸前,接着回道:“看了两个月的海,还真未试过在海上的感觉如何,你先走,我随后就到”,归云虎一听沈不空答应一同前往,兴奋的跳起来,二话不说朝着屋外的港湾跑去了。沈不空将这些东西细心的收藏了起来,然后朝着风屿而去。

今天出海真是个好时机,阳光,风势,包括海水的净度,仿佛都预示了这是个好的开端。沈不空和归云虎坐在船头,若是论在中州陆上行走,沈不空做归云虎的老师绰绰有余,但此刻在海上,对于沈不空而言,除了一丝激动和微微的胆怯,他就完全就不知所措了。归云虎此刻很兴奋,不时的向沈不空讲述一些在海上飘泊的道理,沈不空则乐然的洗耳恭听。船只在浅海中划过,阳光可以直射进海底,一些体态优美,又或是奇形异状的鱼儿游过,沈不空顿感有一种闯入画中的感觉。

随着船只慢慢想着远海划去,海水也变得越来越深沉,这预示着他们已经进入深海域了,试一下海水的温度,也没有浅海那么温暖,而是微微带着寒意,而观归云虎的表情,也变得很认真起来,一副严正以待的样子。

海水微微的翻涌着,渔船形成的船队慢慢散开,归云虎也脱去了那身宽大的渔服,露出一身闪着赤光的腱子,然后咬着一把匕首,挂着一个网兜,腰上纵身跃进了海水之中,,眨眼间就不见踪影,不愧是海上的弄潮儿,在水里比在陆上还灵活。

一般来说初到一个不熟的海域,渔民一般都会先探查一下海里面的情况,而且第一次触底打捞,海底会有许多珍贵的海产,这些可以海产的价值,可以抵上好几次出海捕鱼的收获。就在沈不空凝神盯着海面的时候,船的另一面却传来水花声,沈不空转过身子一看,归云虎正好露出海面,一展颜,露出一口亮白的牙齿,他将网兜甩上了船板上,沈不空一看,果真是收获不小呀,不过这些东西很多他没见过,虽然他曾身居王宫,见过数不胜数的海味,但在这瀚海之上一日所见足以抵得他前生所见。

归云虎将网兜清空以后,休息了一下,又屏息潜入了水中,几番来回,船板上已经积聚了一小堆的各种珍异海物,归云虎也爬上了船,坐在船头给沈不空一一解释这些海物的名号。就在这不经意间,天空的太阳渐渐暗了下来,归云虎的阿爸手搭凉棚望了望天际和远方,道:“海上可能要变天了,把这些海物收拾一下,赶快归港避风吧”,话音刚落,天际瞬间云层翻滚,风也猛烈起来。

归云虎的脸色微变,而阿爸则是打着手势呼唤其他的渔船靠拢归航,而天际就在这几息间仿佛拉低了很多,阴沉的吓人。当船逐渐靠拢的时候,整个海面与天际都暗了下来,正午之时却犹如近夜一般,归云虎急忙招呼沈不空进舱避风,刚进舱,天上就电闪雷鸣起来,而波涛也汹涌起来,整个船七摇八晃,如果从天际看,就会发现整个船就如沧海里的一片浮叶,无所依凭。

沈不空初次经历这种事情,还是有点紧张的,从握着船沿的发白手指可以看出。船摇晃的越来越狠,沈不空的脸色也愈加的惨白,归云虎和阿爸也是脸色严肃的看着天空,想必这种突变的天气他们生逢也见得不多。

就在这种时候,一个巨大的波浪翻卷而来,险些将渔船拍翻,幸亏归云虎的阿爸*船之术娴熟无比,才堪堪将欲翻的船扭转过来。就在三人还没转过神来的是时候,浪涛之中一颗巨头探出了水面,众人一惊,仔细一看,竟然是如中州古画上绘的龙头一般,长相既狰狞又充满了威势霸气,旁边摇荡的渔船上有见多识广的渔夫立即惊叫道:“螭吻,是螭吻神兽,兴风作浪的螭吻,快划,螭吻发怒是要引天怒的”,这几句呼叫一出,便可得知这是一个有着赫赫凶名的凶兽了。

☆、第五十一章 凶兽螭吻

龙生九子,子子不同,螭吻,龙之九子,生就龙头鱼身,藏于瀚海波浪之中,实乃兴风作浪之罪魁祸首,且此兽凶残暴戾,常致渔家海难,故每年年初年尾必临海祭此兽,企求其平心静性,勿伤无辜。

摘自《搜奇录•瀚海卷》就在众人拼命远离螭吻之时,天空也际会的下起了暴雨,伴随着震耳欲聋的的雷声和仿佛近在咫尺的雷光。螭吻搅动着海水,然后从水中跃出,腾空而起,沈不空回头一看,完全被螭吻的巨大身躯所惊呆了。

螭吻刚露出水面时,光头颅就有渔船大小了,但是此刻展现出所有的躯体,真的就是一个惊天大物,足足有善氏水军的沧海巨舟两倍大,看起来就像一尊在水中移动的小山。它的全身则是铁青色,仅鳍和头部的须是赤红的,露出的的牙齿更是如刀子一般。

(13 / 35)
问天遗录

问天遗录

作者:决名子 类型:全本科幻 完结: 否

天下大势:分久必合,合久必分。 在那久远的过去,当帝国分崩离析,当天下沦于战火,当生灵流血漂橹,有这么一个人,于风云中站出来,携雷霆之势,掣电火之威,定天下,平万疆,谱写亘古永久的传说。 这个人叫沈不空,生于宫廷,却兴于草野,坦坦荡荡,浩浩然然的走出去,指问苍天,于乱世中走出一条不平的帝者之路……

★★★★★
作品打分作品详情
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